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产品展示
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列表

 

    《朋友有机会去了古城别忘了去看看那棵铁槐》

    时间:2017-06-03 13:33
            铁   槐
           县城内西巷子古槐,树龄约300余年,树高17米,胸径1米,枝叶繁茂,相传为清康熙时栽植。              ——x
     
    县志•林业《古树》
                                                              1
           前几年古城改造时,这条巷子拓宽15米,政府下了死命令:道路两侧范围内所有建筑限期拆除。打打吵吵热热闹闹,
     
    改造总算完成了。昔日的巷子变脸为街道,一家挨一家的商铺,虎视眈眈的酒楼也有好几座,一眼望去繁华宽阔的街道会让
     
    远方归来的游子不敢相认。但是,当你站在一棵大槐树面前,你会有一种震撼:它还在这里,而且几乎就在路中央,并被一
     
    圈齐人高的铁栅栏围了起来。无论多么豪华的汽车到这里就得减速绕行,就是为了保护这一棵树。
         300年间,朝廷换了好几茬,人也换了十几代,这棵树依然在。
         沿这棵树往前向东拐弯几十米,就是我的娘家。过去老宅院热热闹闹的场景被荒凉取代,和城里许多老住户一样,老辈
     
    们一个个亡的亡,小辈们一个个走的走。岁月无情,老家成为一种熬人的挥之不去的记忆。
           就像古城改建保留老槐树这个例外一样,在一片老宅中坚守着一位慈祥可爱的老太太,她就是我的二婶(我们习惯称
     
    她二姨),可谓李氏宗族的守望者。
    “女子,我狗狗啥时候回来的?吃饭了没有?赶快把鞋脱了上炕,二姨给你做饭去。”她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张罗去做饭
     
    ,这就是二姨,看见她我就象看见了逝去的妈妈亲切温暖。
                                                           2
           老槐树树皮质地粗粝,一道道细密开裂的皱纹布满全身,用手轻轻摸上去就像粗糙坚硬的石头一样,饱经风霜是对它
     
    最贴切的注释。记忆中的它站在路边,我们一群小伙伴手拉手抱不住它。几个树杈伸展开来,一片绿荫常常笼罩整个路面,
     
    一年四季我和小伙伴在树下有做不完的游戏,拾不净的童趣。春天,我们被它开放的槐花香味陶醉,看鸟儿在上面做窝。夏
     
    天,我们在浓荫庇护下乘凉,秋天,我们捡拾它落下的槐米。冬天,我们在它身下游戏,看它的枝枝桠桠象墨铁一样书写天
     
    空。它太高大了,我们只能在下面仰望。
           有一次,姑姑笑嘻嘻地给我说,以后下晚自习回来早点,听说有人半夜路过大槐树底下,突然从上面掉下来一碗血,
     
    溅的满地血红,厄运从天而降,你说吓人不吓人?大槐树是我上中学必经之地,我听了有些害怕,就去问妈妈,妈妈说:没
     
    有的事,你们姑姑侄女没大小,她是叫你晚上做完作业早点回家呢。
           谁知道厄运不知不觉就来了,文化大革命那一年,霹雳一声巨响,炸雷击中了老槐树向东的一根枝,后来又被人用斧
     
    锯夺去了伸向西面房顶的另一根大枝。老槐树彻底受伤了!
           也就是那一年,破四旧刚刚开始,爷爷去世了。爸爸妈妈一边匆匆料理爷爷的丧事,一边把家里的许多线装书,字画
     
    ,毛笔写的我们宗族家谱册页,还有祖上穿清朝官服的照片统统塞进炕眼烧了几天几夜。二叔连夜亲手给爷爷糊了纸人纸马
     
    ,怕人看见,天不亮就烧了。
           二叔原来是县工会干部,古装戏,现代戏他都能在台子上演得满堂喝彩,每逢演出他都提前给我们戏票让去看,有一
     
    次我和妈妈去剧院,演出正在高潮 ,二叔被坏人砰的一枪击中倒地,我一下伤心极了,妈妈怎么劝我都止不住的哭,回到家
     
    里不久,看见二叔好好地回来了,我才相信那是假的是演戏。后来二叔调到了县文化馆,他有一笔娴熟的书画功夫,为人随
     
    和办事干练。有一天晚上,突然一群人端着枪涌进我家院子,他们用枪口指着我们让把二叔赶快交出来,我们惊恐万状,爸
     
    爸和妈妈说他没有来,这些人不相信,又用刺刀在天花板上乱捅一气,喊着:李益泰快出来!这伙人凶神恶煞,临走放话,
     
    若果看见他就叫他赶快来向造反派投降,要不然,在那里发现就在那里打死他!
           二叔是在夜晚被不怕死的二爷偷偷送上堂叔开的宝鸡第一运输公司的货车逃跑的,他到了宝鸡也不敢停留,一路流浪
     
    去了新疆,好在他手巧给人帮忙雕塑毛主席像,在那里呆了很久总算躲过一劫。那时候没有电话音信全无,二姨30岁左右,
     
    她带着比我小的几个堂弟堂妹在提心吊胆中过日子。
                                                           3
           老槐树是古城的见证,它目睹了坐轿的顶戴花翎和抬轿的汗流浃背,它铭记了许多人死于兵荒马乱死于饥饿贫穷和疾
     
    病,它看见一些人从这里去了台湾去了远方一去不返。它见证了许多人死于迫害死得屈辱无声无息。当然它也看见了许多的
     
    新生和快乐。雷击,斧锯的剧痛似乎伤了它的元气,但它依然挺立,两个大树股就像老鹰的两个大翅膀被活活折断,伤口结
     
    了两个硕大的疤,它剩下的枝叶却依然葱茏茂密,它挺立着象手臂一样直直的指向天空。
           二姨姓梁,是城西不远麻黄铺村大户人家的姑娘。妈妈说她嫁过来时就爱笑,和人说几句话就咯咯咯笑个不停,二叔
     
    常常说她傻,瓜笑特别多,好像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二姨的笑声一直伴随岁月不断。文革结束后一家人总算过上了安安稳
     
    稳的日子,然而,改革开放后好景不长,二叔死于突发脑溢血,当时二姨刚刚进入花甲之年。有谁知道,没几年,我的有工
     
    程师职称的堂弟——二姨的大儿子,上班中突发急病不治身亡,抛下了老娘和年轻的媳妇年幼的女儿撒手人寰。白发人送黑
     
    发人,这给二姨的打击有多大可想而知。更难以让人接受的事情是,过了不久,大儿媳上班途中突发脑病,经过抢救总算活
     
    下来了,但是从此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二姨天天照料。一连串的厄运降到了二姨头上,使人难以置信,但是,这一切二姨都接
     
    受了并且承当了。
           二姨今年80多了,面对命运她很坦然。她给我说:现在社会越来越好,我的抚恤金提高了,国家又给我发了寿星补贴
     
    ,我生活不用发愁,血压高一点我按时吃药,身体很好啥事都没有,你们不用操心我,我娃你来看我,大老远的带这么些东
     
    西干啥?  二姨缺啥?二姨啥都不缺!对了,你走时一定记住把这几个锅盔馍馍带上回去吃,这是咱这里人用自己地里打的
     
    麦磨的面烙的,没有添加剂吃起香吃得放心。接着,她又提起远在西安汽车城上班的女儿和小儿子,她说:姊妹两个三番五
     
    次叫我去西安住,要接我去旅游,我不去!大城市人多车多空气污浊有啥好的?我死活不去!为这事姊妹两个伤了心,我就是
     
    不去,我说你们把你们日子过好,我在这里把自己管好,不给你们添麻烦。女子,你看咱这里县城空气好,老院里地方大大
     
    的住着多自在呀!
           她用敏捷的思维,温暖的话语盛满了她的乐观,让人一点也看不出来她已经是80多的人。我想,也许她内心里是放不
     
    下患病需要她照料的儿媳吧?
           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双手把古城打扮得和儿时的记忆无法对接,这一个县和那一个县,这一座城市和哪一座城市了无区
     
    别。这个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这个秦皇汉武唐宗和无数文人墨客曾经光顾留恋的地方,如今和古老几乎无缘。自民国起
     
    ,尤其是这几十年来,我们在有意与无意之间,把老祖宗几千年保留下来的古树古建筑古文化几近毁灭得一干二净。在旧址
     
    上建立起来的新城,它的特色,它的本性在哪里呢?我终于佩服决策者的睿智,让它留在路上,让匆匆的脚步放慢,让对古
     
    老的生命有一种敬重。想来想去,满城里有生命最古老的就数西巷子当路那一棵老槐树了,经历了300年风霜雨雪酷暑严寒雷
     
    电击打,它已经枝桠似铁却依然挺立。
           
     
    作者:admin
上一篇:这是值得我们共同期待和珍惜的一年. 下一篇:耍社火看社火是我过年记忆中重要的最后部分
 
Copyright © 2015-2017 http://www.cdarfinance.com All Rights Reserver 宣城市成俊豪钢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0766-12314877 传真:0766-12348784
地址:中国 宣城市锡西区 西北塘石旧路  Email:gdnfb@sina.cn  粤ICP备112348777号  技术支持: 21C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