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列表

 

    《一棵树孤零零地站在村口路旁不远处是一个长满荒草的土包》

    时间:2017-06-03 14:10
        这是李卫东的归宿之地。
    圆脸,架着一副眼镜,李卫东个头不高,才思敏捷,比我高一级,在学校也算小有名气。文化革命结束后,没有任何人动员
     
    ,我们一同积极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在南山脚下的那个公社,我们相隔10多里分居在两个大队。。
     
    知青小组的生活是枯燥但也是快乐的。我们居住在马家河沟的知青小组清一色9个“和尚”,年龄在16到20岁之间,当初有人
     
    提议:咱们不要女生,女生事情太多。足以证明我们这些所谓的保皇派出来的同学多么正统等等。事实也证明了我们这个小
     
    组确实清白,没有发生过一起电视剧里常有的那些风花雪月后的孽债故事。但是事故倒是经常发生。   先是几个人拉架子车
     
    去80里路外的固关公社三桥砍柴,回来时候和护林检查站的人打了一架,理由是我们流汗好不容易砍下的柴不能让白白没收
     
    。后来较为严重的是在给生产队半夜拉木料的路上,把我们小组的老七连人带车翻入河沟,大家急忙下到沟底河滩,七手八
     
    脚把他从装满木料的架子车下抬出来,他已经昏迷不醒了,一起去的会计张有世把老七抱在怀里,摸摸鼻孔还有气息,连忙
     
    说:“尿!快尿!你们谁有尿快尿!”黑暗之中不知是谁立即给掬了一捧热尿给灌了下去,顷刻就听见他喉咙作响,人醒过
     
    来了,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他软绵绵的,走路都成问题。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勇气和力气,体重不到100斤还没
     
    有他重的我,硬是把他径直背回放到知青小组的土炕上。
     
    生产队有2000多亩地,但是几乎家家粮食不够吃,我们知青小组从第二年就进入粮食危机。用寅吃卯粮的办法借生产队储备
     
    粮玉米度过青黄不接的光景,麦面,油和肉对我们都是奢侈品,有一次,我们正在为炒菜没油发愁的时候,恰巧外队知青朱
     
    智厚来串门蹭饭,他一脸神秘的告诉我们:“拿一双筷子,在油瓶探底,然后取出来,在炒菜锅蘸两下,这是我们小组李卫
     
    东发明的”李卫东炒菜法“,很管用的,可不许外传啊!”
     
    呵呵!这就是下乡初期的李卫东。
     
    1970年的夏天闷热异常,几乎全公社的知青都在水库工地劳动,汗流浃背的青年都喜欢下到河里游泳,谁也不会想到,不识
     
    水性的李卫东下去一会就不见了人影。等到打捞上来已经奄奄一息。
     
    “李卫东淹死了!”
     
    噩耗传来,知青们无不心情沉痛,更难过的是唯有他这一个儿子的父母,还有对他一往情深的恋人!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顷
     
    刻之间就这样消失了。
     
    白云苍狗,光阴荏苒。几十年过去了,据村里人讲,自李卫东走后,这个村子就没有平静过,先后发生了几件奇怪的事情:
     
    李卫东溺水身亡后,工地通知公社,公社又迅速通知大队,生产队就派人用架子车把他的遗体拉回,走在半路上,突然雷电
     
    交加,炸雷连串,暴雨哗哗,拉车子的农民本来心里就忐忑不安,遇到这种阵势早吓破了胆,扔下车子就跑。一般雷雨发作
     
    一阵就过去了,谁知道那一夜雷雨交加直到天亮。按照村子风俗,非正常死亡的年轻人不能进村,所以,直到第二天中午,
     
    李卫东才被匆匆掩埋在村头路边的一块空地里。。
     
    第二件奇怪的事情是,有一次一村民骑驴归来,走到坟头路边,突然驴前腿跪地,把那人从背上抛起,那人被扔了个狗吃屎
     
    ,半天爬不起来,起来后发现胳膊骨折疼痛难耐。               
     
    第三件奇怪的事情是,在村头距离李卫东坟几百米处有村上一座砖窑,一次出窑时,那个出工喜欢咋呼对知青出言不逊的副
     
    队长被莫名其妙倒下来的砖块砸伤。
     
    村里许多人走在这条通往城里的路上都会感到紧张,经过那座坟有的人常常感到头皮发麻。
     
    有好事者遂请来了地方有名的阴阳先生,先生咬着香烟绕村转了一周,回来掐算了下日子就走了。
     
    不日,先生带着他的两个徒弟一起来了,先是在村子每条路口插下了狗牙八卦旗,然后在村子空旷处设下道场,几番经念过
     
    ,围观的村人里突然有一个青年口吐白沫,手舞足蹈起来,完全是李卫东当年的语气,嘴里明明白白说道:“眼看就要招工
     
    走了,你们叫我去修水库把我淹死,我心不甘,我心不甘啊!”阴阳先生又开始念经,念过三个时辰,从包里取出一个一尺
     
    高的黑褐色陶瓷瓶,此物中间粗两头细,口部有凹进去的一道沿,几十年前并不鲜见,人们用它在厨房装油很是保险,不知
     
    阴阳先生从哪里弄来的此物,把它立在地上,扬起手中的麻鞭,抽的空中地上噼啪作响,但见那瓷瓶倒地不停旋转,好像人
     
    在地上打滚挣扎一般,奇怪的是那麻鞭并未触及到它。那东西在地上转了几十圈慢慢地就不动了,阴阳先生捡起它,用一根
     
    小木棒塞了口,按了按又塞得更紧。口中念念有词。用双手捧着,来到那坟前又是一番念经,然后挖坑埋了,用一个早已准
     
    备好的石磨盘压住,再用土覆盖厚厚一层方罢休。据说从此该村安宁无事。
     
    如今,村里人外出打工的经商的,进城落户的都走了,鸡不鸣狗不叫的,一整天也很难见到几个人。当年知青住的房子和那
     
    后背墙上“一颗红心献给党,扎根农村闹革命”的标语口号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
     
    远远的望去,一棵树孤零零地站在村口路旁,不远处是一个长满荒草的土包,这是李卫东的归宿之地。
    作者: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夏天的回忆迟到的答谢
 
Copyright © 2015-2017 http://www.cdarfinance.com All Rights Reserver 宣城市成俊豪钢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0766-12314877 传真:0766-12348784
地址:中国 宣城市锡西区 西北塘石旧路  Email:gdnfb@sina.cn  粤ICP备112348777号  技术支持: 21C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