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列表

 

    《那时候粮棉油肉布等等都是凭证凭票供应的紧缺物资》

    时间:2017-06-03 14:08
    在我的记忆里,父母哪怕自己受冻挨饿也不能让我们姊妹食不果腹衣
     
    不遮体。子孙虽愚祖宗不可不祭,每做一点好吃的饭娘都让我先给祖宗牌位下的先人端去祭奠,还要给我家照壁砖雕精致的
    壁橱里的土地爷供奉一下。有时候娘亲自去,神态很是肃穆庄严。
     
    大雁排成行互相呼唤从头顶飞过,北风会把昔日光洁的院子地皮刮得卷起,房檐下常常会垂下一尺多长的冰凌柱。这时候我
     
    就在家里看娘做过年的花馍,娘把和好的面做成细丝,然后用细筷子一夹,就像一朵开放的菊花覆盖在馍上,还会做面食的
     
    蝎子,蜈蚣等等一起放进蒸笼,蒸好以后再给这些花朵和动物上色,娘做的最生动的要数老鼠,老鼠在十二属相最大,传统
     
    习俗里是有讲究是用来祭祀的,娘做的老鼠很逼真,捏好以后在两个眼睛位置塞进两粒黑豆,看起来活灵活现的
     
    我家住的是三间土坯瓦顶的厦房,俗语叫一明两暗,进门是一间我们叫脚地,相当于现在会客厅的用途,靠墙跟放着一张四
     
    四方方乌黑的高脚桌,两边各有一个高櫈供来人就坐。从我记事起,那张桌子就是我们家的家具,上面靠墙正中竖立着祖宗
     
    牌位,牌位下方摆几碟娘做的祭祀面食花馍。
     
    大约是文革前不久,一天娘忧心忡忡的说:你外爷说咱家那张方桌是你三姨的,人家要里。我说那是不是人家的?娘说,怎
     
    么会呢?那张桌子一直是你外爷给咱们的啊!
     
    有一天,我放学后,看到外爷来了,他是陕西富平人,嗓门很高,叫着我娘的名字催促赶快把桌子还给人家。我在一旁听见
     
    了,气愤的说,咋啦?难道要反攻倒算不成?这句话一下戳到了外爷的疼处。外爷旧社会在衙门里做事,家里在新街有几十亩
     
    地,解放后被定为小土地出租,仅次于地主成分。外爷有五儿五女,我的娘是长女,出嫁前老实听话承担一大家人的家务活
     
    ,出嫁后家贫被人瞧不起,外爷喜欢的是其他几个舅舅和姨妈。外爷一看我小小年纪竟敢和他作对,便气急败坏,过来一把
     
    抓住我的红领巾,高声道:走!咱到你尚校长那里去说!他气得山羊胡子一撅一撅,依然不依不饶的,娘咕咚一下就给外爷跪
     
    下了求饶,娘让我赶紧给怒火中烧的外爷赔不是,我不,就是不。最后外爷骂骂咧咧地走了。过了几天,我放学回来,那张
     
    桌子不见了。
     
    那年头,我们家连一张给先人摆放供品的桌子都没有!
    作者:admin
上一篇:每家靠路的土坯墙墙裙都是用不规则的河滩石头砌成 下一篇:虽然没有了桌子我们一家人的志气还是有的
 
Copyright © 2015-2017 http://www.cdarfinance.com All Rights Reserver 宣城市成俊豪钢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0766-12314877 传真:0766-12348784
地址:中国 宣城市锡西区 西北塘石旧路  Email:gdnfb@sina.cn  粤ICP备112348777号  技术支持: 21CCNN